rocker switch – 解析 rocker switch 優化技巧

rocker switch – 解析 rocker switch 優化技巧
「値得爲它多付錢嗎?」
「不,不値得,」滿口暴牙的顧客說道。
「這個,」老闆說,「那要看你想不想看鵜飼表演。」
「我以爲鵜飼表演已經結束了 ,」我說。
「對,結束了 ,」暴牙說。
「還沒,他們表演到十五日,」老闆害羞地說,「如果還有人要看的話。」
「沒有人要看,」暴牙回嘴說。
「我想看,」我說。
「是的,你該去看,」暴牙說,「表演很棒。那是文化。」
我跟老闆借電話打給飯店。他們告訴我,他們有空房,那晚還有鵜飼表演,如果我願意
多付三千日幣的話,我就可以看到。所以,我說好,我願意多付三千日幣。
「那簡直是搶劫,」我又坐下時,暴牙說。
「有點貴,」老闆同意。
「但它値得,」暴牙說,「那是文化。」
餐廳空蕩蕩的,我們說話都有回音。老闆說,他唯一忙碌的時期是賞櫻時節。
「運河旁的櫻樹一定開得很漂亮,」我說。老闆開心地點頭。那位暴牙的顧客無法反驳
這點,於是他改變話題,開始炫耀他一點也不想看名古屋的設計博覽會,也沒去看。
「我去看了 ,」老闆承認。
「哈!」暴牙嘲笑說。
五點過後,我穿越橫跨清澈淺底的長良川的橋梁,找到關觀光飯店。它是一座優雅的白
色小型建築,大廳裡展示著發著光的平面圖。大廳櫃檯後的接待人員用手遮住嘴部,告訴
我,她忘了替我定個船位。
「表演幾點開始?」
「六點,」她說,抓住電話筒。
但船位都滿了 。六點十五分,那位接待人員領著我走過碎石鋪的停車場,到漆黑的河岸
旁,也就是船下錨的地方。我和其他觀光客坐在船身兩側的坐墊上,每個人都發了 一條小手
巾,玻璃紙套子上印著慶祝船公司三十週年紀念的字眼。我驚訝地發現,我坐在兩名德國人
的對面。他們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喝著綠色小罐裝的溫啤酒。那個啤酒叫做巴伐利亞。他
們身旁是兩位說英文的日本同事,穿著類似,也拿著巴伐利亞的啤酒耀。我馬上注意到我櫬
衫和襪子的臭味。我沒有時間換衣服。但我沒造成任何困擾,因爲那兩位德國人決定對我視
若無睹。我將手伸進水中,驚訝地發現,雖然夜已深沉,我還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小魚滑行過
河床的圓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