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ggle switch – 解析 toggle switch 優化技巧

toggle switch – 解析 toggle switch 優化技巧
「你給你鄰居一罐啤酒好嗎?」一位日本同事在以流利的美式英文和德國商人聊天後,
建議說。
「嗯?」商人說。
「鄰居?」另一個商人說。
日本同事用手肘推推他,指指我。德國商人靜靜地將手伸入裝啤酒的袋內,遞給我一
罐。
「你從哪裡來的?」我開朗地問他。
「德國,」他說。
我們坐著,臉上堆著笑容。
然後,另一團觀光客上船。一位毫無魅力的中年男子帶著三位年輕女人。女人們穿著設
計師褲裙和訂製的夾克外套。她們也許是三位女演員,而他是她們的經紀人。但可能性不
大,因爲只有一位女性夠漂亮到可以當演員。他們的舉止都帶著演練過的誇張,大驚小怪地
坐在船首,撫平弄皺的衣服,對著空氣微笑。
「妳們看,」經紀人說,「有三個外國人。妳們一人一個。」
「呵呵呵!」她們嘻笑著。
最後登船的是兩位胖胖的鄉下女人。她們在踏板上滑餃,當她們砰咚坐入坐墊時,整條
船搖晃得很厲害。掌管船柄的船夫走到船尾,舉起一個紙燈籠,向停泊在側翼的鵜飼船打訊
號。觀眾也聚集在那裡。表演開始。我們的船往前推行。一陣小浪花打來,將一位日本商人
弄得濕透,於是他脫掉襯衫(他沒有穿內衣),站起來,用小毛巾擦拭著他彷若網球選手般
的細瘦身軀。他的身體朝向船尾,讓女演員們大飽眼福。
「表演時間到!」我對她們說。
「呵呵呵!」她們嬌笑著。
「沒錯,」脫掉衣服的商人用日文大聲說,「妳們還要再付三千日幣!」
「那包括消費稅嗎?」我問。他沒有大笑。德國人皺著眉頭。
「眞希望有卡拉」一位女演員說。
兩分鐘內,鵜飼船航行到我們旁邊,進入舞台中央,船首掛著一桶燃燒的薪柴。穿著打
結圍裙的鵜匠用力猛拉著十幾隻鳥兒脖子上的繩索。鳥兒們拍打著翅膀。兩位助手用船槳猛
力敲擊船身。回音在河谷間迴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