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es – 解析 switches 優化技巧

switches – 解析 switches 優化技巧
長良川的鵜飼已經有千年以上的歷史。你會想,這有足夠的時間,讓某人了悟到這不是
確保晚餐的有效方式。鵜的脖子上被套上緊實的項圈,讓牠們無法呑下獵物。船首的薪火是
拿來吸引魚的,我猜想,船槳的重擊也是,但如果我是魚的話,我會被嚇得逃到海裡去。鵜
潛入河水中後,將頭垂直抬出水面,游著泳,像小尼斯湖水怪。牠們依心情或飢餓的程度,
潛入水中捕魚。每當有一隻鵜用鳥嘴抓到魚時,鵜匠便會用繩索猛然拉扯牠的項圈,迫使牠
將魚吐在船底的魚籠裡面。然後鵜匠再將飢餓的鳥兒丟回水中。每當鵜被迫吐出魚時,女演
員們都鼓起掌來。鵜匠拉扯著繩索,勒緊項圈,把鳥兒丟回水中,動作毫不溫柔,對待鵜的
態度彷彿牠們是機械工具。整場表演延續十分鐘。我們在十五分鐘之內便回到岸上。
我徘徊在漆黑的河岸邊,跟別的觀光客一起到鵜飼船旁,看捕捉到什麼。表演在鵜飼船
溯河而上時停止。船隻航行到舞台左邊,假裝在觀光客離開後,還會繼續捕魚。但一等我們
的船抵達河堤,鵜飼船立即轉往河岸,迅速熄掉薪火。等我們走到船邊時,魚已經被分類
好。十幾隻小鮎魚被放在白色飯店後方的混凝土河堤上。
「鵜是公的還是母的?」一位日本商人問。
「不知道,」鵜匠簡短地回答。
其他觀光客坐著轎車離開。我漫步回飯店吃晚餐。
我在鋪有榻榻米地板的大型餐廳裡吃晚餐。整個房間只有我一個人。一位豐滿肥胖的快
活女侍爲我端來晚餐。其中包括當令的松茸,那是在對岸河堤後的山丘摘採的。松茸現在是
昂貴的珍品;它們無法栽培,而取得它們的唯一方式是在森林裡花時間採摘它們。最好的採
摘場所是在四十或五十歲的赤松之間。我的松茸大概只有一顆的十分之一,切成薄片,混在
米飯裡,嚐起來的味道很像喬伊斯〈一八八二 ~ 一九四一,愛爾蘭小説家〉
所描述的羊腎〈「帶著淡淡尿騒味的強烈味道」〉。不管怎樣,它和烤鮎魚配起來很好吃,不
然我可能要花很多時間,尋找鵜的唾液的淡淡味道。
然後,那個女人提了 一鍋油來,讓我自己炸裹了麵衣的明蝦。
「我怎麼知道它們熟了沒有?」我問。
「它們變成褐色就是熟了 ,」她低語,然後消失在廚房中。
「你則變成番茄紅色,」當她回來將盤子端走時,告訴我。我四肢大張地躺在榻榻米
上,喝我的第三瓶啤酒。而這還沒有把我喝的溫巴伐利亞算進去呢。我在秋陽下走了兩天,
臉龐曬得紅得發亮。大廳的告示板上滿是住客和團體住客的名字,但餐廳整晚都是空的,我
在走廊和電梯裡都沒碰到任何人。